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四方集運查詢香港 > 要聞 > 正文

限電衝擊波:前五大電力輸出省份也遭錯峯用電,有發電機租售企業員工通宵送貨,部分高耗能行業產品漲價3倍……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9-30 09:14:05

每經記者 李可愚  張懷水  張蕊    每經實習記者 李明明    每經編輯 陳旭 陳星    

836431215569085440.jpeg

東北三省部分地方因嚴重缺電達到橙色預警,有的城市連主幹道的紅綠燈都無法正常運行,平時乏人問津的蠟燭突然間成為緊俏商品,生產商稱訂單量增長10倍……

遼寧一家企業因突發限電,導致排風系統停運,發生高爐煤氣中毒事故,共有23人被送醫救治……

近一週多以來,“限電”突然成為媒體最熱門的關鍵詞。繼此前江蘇、浙江等省份密集發佈限電令,要求高耗能重點用電企業停產之後,廣東也發出倡議,呼籲辦公場所3層樓及以下停止使用電梯,緊接着本週一一份名為《9月27日~10月3日上海計劃停電通知》的帖子又通過社交網絡迅速傳播,顯示此輪限電範圍還可能繼續擴大。

9月27日當天,國家電網公司明確表態,將最大可能避免出現拉閘限電情況,堅決守住民生、發展和安全底線。

事實上,為了應對此輪限電,已有部分地方開始積極採取措施。比如在9月28日晚,內蒙古發佈保底電價改革政策,而湖南也出台措施完善燃煤電價調整機制。

當前既不是迎峯度夏的酷暑天氣,也不是枯水期水力發電處於低谷的冬天,何以突然出現如此嚴重的大範圍限電?煤炭等上游大宗商品漲價、近期各省份完成“能耗雙控”壓力較大等因素在此輪限電中究竟產生了多大的影響?在即將到來的冬季用電高峯,我國供電形勢又將如何?

針對這一系列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展開了調查。調查發現,不光是作為用電大户的東南沿海製造業發達省份遭遇限電,甚至以往電力富餘的輸出省份也開始採取錯峯用電等措施。在本輪限電衝擊之下,有租售發電機的企業幾乎所有員工都投入到激增的業務中,“每天加班檢修、送貨、安裝調試柴油發電機組,多名同事已經連續熬了三四個通宵了”;而另一方面,原本是綠色環保的新能源行業,卻因為光伏組件的原材料生產屬於高耗能,其產業鏈上游產品價格激增約3倍,導致企業承受了巨大的成本壓力。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成因解析: 東北煤炭產能萎縮 沿海省份能耗過快上漲“亮紅燈”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深入分析多地限電現象後發現,從表面上看,雖然多個省份都出現了因為限電而導致企業停產限產等現象,但實際上各地限電的成因其實存在着不小的區別。

比如説,近期突發限電的東北地區多地,能源供應緊張成為影響當地電力供應的最主要因素。

例如,9月26日召開的遼寧省全省電力保障工作會議披露,今年前8個月,該省用電負荷創歷史新高。7月份以來,由於發電能力大幅下降,造成遼寧電力短缺。9月10日起,遼寧外來淨受入電力大幅下降,電力供應壓力進一步加大,已不能滿足全部企業的用電需求。

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分析,東北地區由於煤炭生產長期虧損等原因,導致大量本地煤礦此前已經陸續關停,本地煤炭等能源生產的能力較以往已大大萎縮。

此外,東北地區正處於能源結構轉型的過程中,以燃煤發電廠為主的結構正在向以燃氣發電廠為主轉變。但這一過程並未完成,許多燃氣發電廠還沒有建成投產,所以一旦煤炭供給趨於緊張,一些地方就會受到明顯影響。

與此同時,今年的特殊天氣對東北地區的新能源供給也造成了較明顯的衝擊。“今年北方地區陰天多、雨天多,對太陽能發電影響很大,同時,風電的出力也不如歷史同期。”韓曉平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

而在江蘇、浙江、廣東等沿海省份,屢屢出現的限電現象則與“能耗雙控”形勢嚴峻有着更為緊密的聯繫。

今年8月17日,國家發改委發佈了《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其中披露:在能源消費總量控制方面,青海、寧夏、廣西、廣東、福建、雲南、江蘇、湖北8個省(區)為一級預警;與此同時,在能耗強度降低方面,廣東、江蘇等9個省份上半年能耗強度不降反升,為一級預警。

8486937637698627584.png

圖片來源:國家發改委

9月7日,江蘇工信廳副廳長戚玉松在一場會議上表示,今年以來,江蘇省節能形勢相當嚴峻,國家發改委對全國9個地區“能耗雙控”亮起了紅燈,江蘇也在其中,主要原因就是重點用能企業無序用能、違規用能。

9月24日,浙江省能源局負責人也表示,當前浙江各地能耗增速快、增量大,尤其是八大高耗能行業用電增速達到20%以上,能耗過快增長和用能結構變化,給全省能源資源安全保障和“能耗雙控”形勢帶來十分嚴峻的挑戰。

從各地限電的共性因素來看,煤炭價格上漲無疑是最重要的推手。隨着煤炭等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煤電價格出現了“倒掛”,這對各個省份的電力供應都產生了明顯的掣肘作用。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我國煤炭價格一直處於高位。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介紹,今年1~7月中長期合同價格均值為601元/噸,同比上漲62元/噸。

4018966556227350528.png

進入下半年之後,國內煤炭價格並未“退燒”,反而是上漲之勢愈演愈烈。在煤炭主產區之一的陝西,當地9月24日發佈的煤炭價格指數已經上漲到380.3點,達到一年來的最高值。

而在煤炭運輸港口密集的環渤海地區,以當地發佈的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為例,截至9月22日,該指數已報收於752元/噸。而今年6月29日,該指數還位於644元/噸。不到3個月時間,指數已上漲了近17%。如果從同比來看,當前指數更是比去年同期上漲36.98%。 

2543844465288901632.png

就在8月28日,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最新數據也顯示,受大宗商品價格總體高位運行推動影響,煤炭行業利潤同比增長2.41倍,增速較上月加快30個百分點。而煤炭行業利潤大漲的同時,下游用能企業的成本壓力當然會大大增加。

韓曉平表示,當前一些國家大規模發行貨幣,造成全球性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中國作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商品生產國和出口國,不可避免會受到很大影響,這也是煤價上漲並影響到供電的根本原因之一。

紅塔證券研究所所長李奇霖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近期煤炭價格上漲主要是受供給端約束,加上8月發生了幾起安全事故,安監部門開展了煤礦井下專項檢查,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煤炭產能。此外,環保也是制約煤炭生產的一個因素。

國內供給不足的同時,外煤進口受疫情影響通關遲緩,使得煤炭供給端彈性偏弱,價格也就維持高位。到9月上旬,煤炭的供給端約束並未得到有效緩解,產量依舊處於較低的位置。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供需剪刀差: 前8月已用去年近3/4電量, 南方八省區發電耗煤逐周下行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的數據顯示,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7.51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1%,各季度全社會用電量增速分別為-6.5%、3.9%、5.8%、8.1%。但今年僅前8個月,全國全社會用電量就已達到5470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3.8%,相當於去年全年的73%。

2020、2021年分月全社會用電量及增速

8217188858559418368.png

圖片來源:中電聯

分產業看,今年1~8月,第一產業用電量66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9.3%;第二產業用電量3652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3.1%;第三產業用電量953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1.9%;城鄉居民生活用電量798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7.5%。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能源經濟室主任朱彤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今年以來用電量持續增加,但各地高耗能行業產量是否明顯增加、與去年同期相比電力消耗是否增長過快,還有待更詳細的數據做進一步分析;另外,還要看出口產品的品類及由此帶動的消費對用電量產生的影響。

以公認的耗能大户鋼鐵行業為例,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2020年,中國鋼鐵產量為10.65億噸,而2021年1~8月,中國鋼鐵產量為7.33億噸,同比增長5.3%。

2020、2021年重點行業分月用電量情況 

7145294568068843520.png

圖片來源:中電聯

另外,華西證券研報指出,從結構上看,出口相關行業成為今年用電需求的主要拉動項。

由於我國疫情防控形勢明顯好於全球其他國家,因此疫情在其他國家持續蔓延之時,我國承接了大量海外訂單,出口持續向好。考慮到我國出口以製造業產品為主,這就需要消耗大量的電力。

經測算,今年以來,傢俱製造業、通用設備製造業、汽車製造業、電氣機械和器材製造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儀器儀表製造業用電量兩年平均增速均明顯高出全社會用電量和製造業整體用電量的增速。

1185952475698347008.png

朱彤還表示,從需求方面看,交通電動化將是大勢所趨,電動汽車產業的發展對電力需求的拉動也會比較大。

記者注意到,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2021年1~7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達到150.4萬輛和147.8萬輛,同比均增長大約2倍。

一位不願署名的能源行業資深從業者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廣東、浙江、江蘇等近期限電的省份企業總量大、訂單多,除了國外訂單以外,國內訂單也不少,比如疫情相關的口罩等醫護用品訂單一直不缺。而在另一些省份,城市亮化帶來的用電量增加佔比不小。

記者梳理髮現,在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用電量持續攀升的同時,電力供給端卻並未出現同步的增長。

上述行業資深從業者表示,首先在“雙碳”背景下,國內一直致力於減少火力發電的佔比,但新能源發電在短時間內還不能完全替代火電的份額,這就使電量供應產生了缺口。

5715624353077495808.png

1838030415767418880.png

同時,今年煤價大幅上漲,而電價沒有相應上漲,使得電廠缺乏發電的主觀意願,“能少發就情願少發”。

朱彤也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很多發電企業目前都以檢修的名義減少發電,“因為發電就意味着虧損。”

3164909148337400832.png

記者梳理今年前8個月的發電量數據發現,全國規模以上電廠發電量雖然同比仍在增長,但增幅呈下降態勢。尤其是今年5月之後,單月發電量同比增幅就從前期的兩位數降至個位數,而到了8月,發電量同比僅增長0.2%,增幅創2020年3月之後的新低。

7008247778126044160.png

廣發證券研報認為,從發電耗煤的變化也可以同步觀測能耗限制的影響。以南方八省區為例,8月第四周-9月初發電日均耗煤210萬~220萬噸;9月8~9日下降至208萬噸;9月13日後進一步降至190萬噸左右,整體呈逐周下行趨勢。截至9月第三週,南方八省區電廠日均耗煤比8月均值下滑了6.8%。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歷史對比: 確立能耗雙控目標後最大範圍限電, 有地方靠大力發展高耗能謀求發展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進入本世紀以來,我國曾經歷過數次較大範圍的限電,但與之前的相比,此輪限電被很多人稱為“史上最嚴限電”,“規模史無前例”。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了本世紀以來歷次限電的情況:2003年8月,湖南、浙江等20餘省份拉閘限電;

2008年1月,湖北、湖南、四川、江西、重慶、陝西、山西、河南、上海、江蘇等十三個省市發生限電;

2010年8月,浙江、河北、山東、山西、廣東、四川、江蘇等多個省市限電;

2011年4月開始, 重慶、湖南、安徽等拉閘限電,浙江、貴州、廣東、湖南、江西等地實行錯峯用電;

2020年12月湖南、江西、浙江、內蒙古等四省區實施限電。

對比來看,本輪涉及限電的省份已達到了十多個,接下來限電地區會不會繼續增多,仍有待觀望。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梳理了2020年對外輸出電量排名前五的省(區、市),分別是內蒙古、雲南、四川、山西、寧夏,而在近期的限電過程中,五個地區均出台了相應的限電(錯峯用電)或限產措施。

記者注意到,我國曆史上的幾次限電主要原因多與極端天氣或高耗能產業快速發展有關,即用電需求短期內大增,或者是煤炭、原油等價格快速上漲造成發電成本增加並引發電力供需失衡。但本輪限電更是疊加了“能耗雙控”這一因素。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教授、中國國際低碳經濟研究所執行所長董秀成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本輪限電主要是由於供電能力不足,但也與“能耗雙控”因素疊加帶來的效應有關。

董秀成認為,自從我國提出“能耗雙控”目標後,國內也曾發生過限電,但都沒有今年範圍大,主要是有些省份完不成雙控目標,而不得已採取了限電措施。

他表示,由於國家和各省份都有“能耗雙控”的指標,各省份每年要按照要求完成年度的指標,即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都要進行控制,但有些省份可能完成起來比較困難。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長周大地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能耗雙控”不能靠普遍性的臨時強制拉閘限電停產來解決,要靠加強節能降耗和技術進步來完成,為此必須升級技術或進行技術改造,加強節能管理,同時產業結構也要有所調整。在投資方面,地方也要有所選擇,要淘汰落後產能,不能投向高耗能、高污染、產能過剩的產業,而這需要長期努力才能收效。

“‘能耗雙控’是我國綠色高質量發展的一個重要指標,有些地方沒有真正切實執行,而眼看快要超標,就開始‘一刀切’地去拉閘限電,這是不作為、亂作為的現象。地方上對於不符合要求亂建的高污染產業可以讓其停產,但不能限制居民用電,居民用電量不大,這種行為會帶來社會矛盾,而且也會影響一般企業的生產,這不符合我們雙控和限制雙高的要求。”周大地説。

他強調,在雙控方面,實際對地方是比較寬鬆的,比如中央的大型項目,只要是國務院批准的,基本不算地方的範疇,也不佔用其雙控指標。而在國內外疫情長期存在、通脹壓力較大的情況下,有些地方還試圖大力發展高耗能產業甚至要進口能源,生產過程還伴隨高污染,最後出口的卻是低附加值的原材料類型產品,這種做法本身是錯誤的。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限電影響: 有租售發電機企業員工連續通宵送貨, 有上市公司原材料價格漲3倍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在上半年“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出爐後,各地都加快推進雙控舉措,近期多地鋼鐵等高耗能行業也出現了停產的現象。

“目前來看,拉閘限電對公司影響並不大,因為光伏屬於低能耗行業,地方政府對新能源企業還是比較支持的,僅僅讓我們關閉了空調及附屬設備,主生產線沒有受到影響。”中來股份(300393,SZ)董事長林建偉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

林建偉告訴記者,公司是從中秋節(9月21日)前後接到地方政府通知,接下來會採取限電措施。“客觀來説,這次拉閘限電來得比較突然,而且對不同行業、不同能耗的企業採取了不同的限電措施。總體來看,附加值高、能耗低的企業比較討巧,高能耗企業日子並不好過。”

記者查詢發現,蘇州中來光伏新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08年,屬於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專注於光伏輔材電池組件系統集成等產品的創新性研發與高品質製造。

儘管此輪限電對新能源行業影響不大,但林建偉也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他對《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表示,地方在實施“能耗雙控”的過程中,不能從單一環節或者單位GDP能耗去考量,而要從全產業鏈、碳足跡的角度去分析。

比如儘管下游光伏組件及產品屬於高附加值、低能耗,但上游的原材料,比如工業硅和單晶硅則屬於高耗能。“今年以來,上游的硅料從60多元一公斤漲到200多元,價格上漲大約3倍,一些硅料企業甚至因為高成本而停止了生產。”

林建偉認為,這一方面與審批趨嚴有關,另一方面也有急剎車式拉閘限電的因素。國家提出“雙碳”目標,包括“能耗雙控”的措施,從長遠來看,對光伏行業絕對是利好。但從短期來看,拉閘限電需要為企業留出提前量,不能搞突然襲擊,否則容易導致產業鏈“缺胳膊少腿”。

另一家江蘇蘇州的光伏企業負責人張冰(化名)同樣表達了對限電的擔憂。他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進入今年三季度之後,光伏產業進入生產交貨的旺季,此時限電有可能會加劇原材料價格上漲,進而導致終端產品價格的大幅波動。

張冰認為,國家實施“能耗雙控”的措施,旨在倒逼高耗能企業轉型升級,減輕發電企業的虧損。但建議應當在年初向企業發放用電指標,讓企業有所準備。否則,搞“一刀切”式的拉閘限電將導致整個產業鏈、供應鏈都受到影響,這種疊加效應會給下游企業帶來比較被動的局面。

廣東寶英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紀律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9月份以來,廣東佛山地區採取了“開二停五”的限電措施,周邊一些高耗能、用電大户都面臨嚴峻的限電危機。“尤其是擔心訂單沒有辦法按期交付,進而影響到企業信譽。”

談及應對措施,紀律告訴記者,公司一項主營業務是發電機的租售。近期,公司幾乎所有員工都投入到應對客户租用和購買發電機的業務中。“每天加班檢修、送貨、安裝調試柴油發電機組。我們多名同事已經連續熬了三四個通宵了。”

紀律隨後向記者介紹了一位剛從公司購買柴油發電機組的客户王建(化名)。王建在廣東、湖北和湖南共設立了3家公司,公司主營業務是攝像頭的生產。他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受限電措施的影響,湖南的公司從9月20日就停產了,地方通知10月4日以後恢復供電。廣東這裏基本上是“開二停四”,公司還在運營。湖北的公司目前沒有受到限電影響。

王建對記者表示,限電政策來得比較突然,對生產構成了較嚴重的影響,公司正在考慮壓縮訂單,目前產能差不多已經縮減了二分之一。“購買發電機是無奈之舉,主要是為了完成先前的訂單,防止違約產生額外費用。”

王建算了一筆賬,柴油發電機發一度電的成本大約是2元,湖南和廣東兩地公司一個月需要消耗近100萬度電,就會產生近200萬元的費用。“與國家電網供電相比,自己發電生產完全做的是虧本生意。”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未來走向: 冬季將臨用電可能再度趨緊 將糾偏“一刀切”式限電限產

6837199683652135936.jpeg

為了應對此輪限電,9月28日晚,內蒙古就實行保底電價改革措施徵求意見,提出蒙西地區已選擇市場化交易、無正當理由退市的電力用户,由為其提供輸配電服務的蒙西電網承擔保底供電責任,執行保底電價。調整後保底電價從0.37漲至0.66元。有分析認為,這一改革將有助於完善電力交易機制。

無獨有偶,為應對煤炭價格上漲的影響,湖南為完善電價機制也擬實施順價機制——當標煤價格超過1300元時,煤價每上漲50元,對應每度電價上浮上限為1.5分,由此電價上浮可基本覆蓋煤價上漲的影響,減少發電企業成本壓力。

未來,前期出現限電的地區電力供應又將呈現怎樣的態勢?

對此,華西證券發佈的研報分析認為,短期來看,主觀壓力易松,客觀約束難解。在四季度穩增長壓力較大的背景下,地方政府為了達成“能耗雙控”目標而出台的“一刀切”式限產限電措施,可能在近期會迎來糾偏。

隨着後續政策糾偏的推進,限產限電將會“有所為、有所不為”,預計將優先保障居民正常生活和城市正常運轉所需電力供應,並將限產限電管控進一步集中在能源使用效率偏低的“兩高”(高耗能、高污染)行業。至於出口相關領域的限產限電力度,可能還需要結合就業壓力來看。

而國盛證券研報認為,短期看,供給不足仍是主要的約束,預計進入深秋之後隨着需求回落,電力供需偏緊狀況可能有所好轉,11~12 月份冬季居民用電增加,可能使用電再度偏緊。

不過從長期看,在需求端層面,全球氣温已較工業化前升高1 度以上,極端天氣等負面氣候事件愈發頻繁,可能推動未來冬夏用電峯值趨升;而在供給端,受環保約束火電佔比持續下降,煤炭供給緊張,未來一段時期整體電力供給的彈性可能將持續偏低。

7050680224607405056.png

記者也特別注意到,近期各地密集表態,明確防止限電對居民生活產生影響。

例如,9月26日,吉林省召開會議,明確要全力保障基本民生用電需求,最大可能避免出現拉閘限電情況,並要求電網公司要科學精準調度,確需停電限電,要提前告知居民做好準備,引導企業單位避峯錯峯用電。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注意到,在吉林省吉林市,9月26日當地供電公司發佈消息稱,原發布城區停電計劃現因故取消。

而在遼寧省,當地工信廳也明確,要保證有序用電實施到位,最大可能避免出現拉閘限電情況;各地方電力運行主管部門要避免拉閘限電涉及安全生產、民生和重要用户。

黑龍江省發改委也於9月27月發佈消息,黑龍江省電力系統將加強電力供需平衡分析預測,做好預警預報,儘快組織發電企業增加電力供應,努力化解電力緊張局面。

此外,針對當前供電形勢,國家電網公司也表示,要統籌調配資源,充分發揮大電網平台優勢,挖掘跨區跨省通道送電潛力;同時,要加強用電情況監測,全力做好居民生活用電保障,服務好用户,迴應好關切。

近期隨着限電區域的不斷加大,高耗能產業已受到明顯影響。

A股數據也顯示,有色、鋼鐵、煤炭、電力、化工等週期股9月27日再度回調。消息面上,近期,江蘇、廣東、浙江、安徽、雲南、山東、遼寧等地推出限電措施,多地鋼鐵、有色、化工、紡織等行業生產受到一定影響,紛紛減產或停產。

2377231287550740480.png

4382842253134538752.png

李奇霖分析,本輪限電的核心原因在於前期生產過程中的能耗超標,那麼如何在生產中降低能耗並改善能源結構,將是我國經濟發展中急需解決的問題,也將成為未來的長期趨勢,主要可以從供給端和應用端兩個方面來把握相關的投資機會。

首先,從供給端來看,清潔能源發電領域有望持續景氣;其次,從應用端來看,催生了新能源設備和配套電力設施的需求,相關領域發展空間巨大。可以重點關注網架建設相關產業鏈,如特高壓、配電網供應商、工程規劃、系統集成等。

9月28日早盤,A股三大指數低開,隨後集體衝高。盤面上,油氣開採、燃氣、綠色電力板塊漲幅居前。在綠色電力板塊方面,晉控電力、金山股份、太陽能、閩東電力、節能風電、桂東電力、申能股份、上海電力等多隻個股盤中漲停。至29日收盤,上述個股漲跌不一,其中閩東電力繼續漲停。

(本文圖表除標註外,數據來源均為wind)

1305681982661019648.jpeg

記者手記| “能耗雙控”不應臨時抱佛腳

雖然原因很多,但本輪大範圍拉閘限電主要是由於煤炭價格上漲疊加“能耗雙控”。

眼看着進入第四季度,能耗目標可能完不成,就開始搞“一刀切”式的拉閘限電,是地方政府懶政、怠政的表現,是對因拉閘限電而受到嚴重影響的廣大居民的不負責任。

作為管理部門,地方政府應該做好全盤統籌規劃,優先保障居民正常生活和城市正常運轉所需電力供應,將限產限電管控集中在能源使用效率偏低的“兩高”行業。

並且,各地政府應審時度勢,及時根據市場情況進行適時的宏觀調控,比如在煤炭等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導致煤電價格出現“倒掛”時,各地政府應該及時出手,在滿足一定條件後調整電價,減少原料價格上漲對發電企業帶來的影響。

記者:李可愚 張懷水 張蕊

實習記者:李明明

編輯:陳旭 陳星

視覺:劉青彥

排版:陳星 王蜀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