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熱評

四方集運查詢香港 > 每經熱評 > 正文

每經熱評丨國慶長假將至 別被“精緻露營”洗腦了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9-29 20:44:34

每經評論員 劉雪梅

沒有自來水,沒有電,沒有Wi-Fi,在3800米海拔的山頂,8月藍天下,筆者裹着厚厚的衝鋒衣,百無聊賴地蜷在剛剛搭好的帳篷下,看着朋友一家忙着支起桌子、椅子、燒烤架、撐起天幕和兩頂更大的帳篷,取出各種吃的喝的用的……小小的汽車後備箱像是哆啦A夢的口袋,竟能裝下這麼多物件。

夜幕降臨,在滿天星斗下,枕着潮濕,筆者迷迷糊糊睡了一夜,天還沒亮,用一小杯水刷了牙,蓬着亂髮,跟着人羣去看雲海和日出。事後的照片證明,筆者當時頂着黑眼圈,臉龐浮腫,背景裏一半畫面都是露營客。

這是去年夏天筆者的一次露營體驗,沒想到趕上了如今的一個風口——精緻露營。

近日,馬蜂窩公佈了“十一”假期旅遊數據,其中“露營”的搜索熱度在近一週漲幅達200%。

“精緻露營”,英文Glamping,是那些希望“將生活過成詩”的中等收入人羣的新寵。在疫情背景下,在社交平台的助推下,在消費主義的薰陶下,這種户外休閒活動竟然與“宅經濟”並行不悖且毫不違和。

區別於常規露營,精緻露營愛好者宣稱“更注重旅行品質”。簡單來説,就是要把“將就”變得“講究”——露營設備更精細完善,環境更舒適乾淨。據報道,一些露營目的地除了配備移動式衞生間和淋浴,提供充電、24小時熱水等,部分營地還可提供投影儀、音響、飛盤、桌遊等娛樂設施。

研究露營的發展過程,其源於對青少年野外生存能力的鍛鍊。而今,精緻露營更側重於休閒娛樂,離鍛鍊心智、動手能力、忍受艱苦、“自討苦吃”式的露營相去甚遠了。人們在露營二字前加上了“精緻”或“輕奢”二字,已經顯示了其內涵:注重裝備,講求舒適。要達到這一目的,就必須堆砌足夠的消費符號。

據天貓消費洞察,天貓上露營用品的消費連續兩年保持兩倍以上的增速。

以“露營地”為關鍵詞在啓信寶上搜索,截至9月29日,共有存續企業數據近30000條。《2021~2025年中國户外露營行業市場行情監測及未來發展前景研究報告》顯示,户外露營行業市場規模有望持續增長,或將於2026年達到150億元。有研究者判斷,“若按中國有1.5億人規模的常態露營人口來保守計算,每人年均露營花費1000元,市場規模可達每年1500億元。”

事實上,有户外經驗的人都明白一條真理:“精緻”永遠是表面的,真正的野外必定是髒兮兮的、粗糙的、簡陋的。但是因為要發朋友圈或小紅書,習慣了城市便利生活的人們會有意無意忽略這些因素,最終落入“擺拍黨”“形式黨”“裝備黨”的窠臼。至於體驗,不重要。

開心就好。正如媒體總結的:悦己經濟。在眼下充滿“皮質醇文化”的職場中,人們能借由露營這種方式,短暫逃離各種內卷,在山野裏過一天“烏托邦生活”,也不失一種浪漫。

但問題在於,露營潮並非從旅遊本身的邏輯出發,更像是各種產品、品牌打着露營的旗號,在各個平台對消費者進行瘋狂洗腦,營造“嚮往的生活”。比如一晚3000元,解決你露營中所有需要自己動手的苦惱。

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提到一個詞:Kitsch。一般翻譯為媚俗。美國文化批評家格林伯格認為,“Kitsch是這時代我們生命中所有虛假的縮影”。法蘭克福學派批評家阿爾多諾説,Kitsch是“用更加空虛來填滿空虛的時間”。

那麼,原本帶着原始野性的露營活動,一旦變成網紅和打卡方式,説它是中國“偽户外愛好者”的Kitsch,也就不為過了。虛幻之後,還得重返現實。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