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新文化熱點

四方集運查詢香港 > 新文化熱點 > 正文

對話中國爆款電影投資人陳宇鍵:跳出宮鬥、家鬥,科幻的視野更大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9-28 15:25:27

在陳宇鍵看來,電影還將有幾年的艱難期,能不能守得雲開需要看是否創新出新模式,未來電影一定要與科技、消費聯合。把目光投向未來,陳宇鍵看好科幻,從投資角度而言,變現路徑更多元。“跳出大家常見的宮鬥、家鬥,科幻的視野更大,可以想象的東西也多,可以變成電影、動漫甚至遊戲。”

每經記者 畢媛媛    每經編輯 董興生    

成立於2013年的厚德前海基金,專注於文化產業投資,中國電影票房排名前5中,《戰狼》《你好,李煥英》和《流浪地球》背後都站着厚德前海。因此,在文娛行業投資機構中,厚德前海以“高命中率”著稱。

厚德前海基金董事長、合夥人陳宇鍵鮮少露面,但提到淘夢網、太和音樂、新世相、耐飛影視、北京文化等公司,又繞不開他。

每日經濟新聞作為第11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唯一深度合作財經媒體,在北影節期間,深度專訪了這位難得露面的投資人。在陳宇鍵看來,電影還將有幾年的艱難期,能不能守得雲開需要看是否創新出新模式,未來電影一定要與科技、消費聯合。

陳宇鍵 圖片來源:北影節官方供圖

“如果馬斯克拍電影,會拍成什麼樣?”

疫情陰霾下,今年春節檔依舊開了個好頭,《你好,李煥英》已黑馬之姿跑贏檔期,54.14億元的票房登上了中國影史的亞軍之座。

陳宇鍵表示,所有影視作品的投資都要往前倒推3~5年,例如《你好,李煥英》開啓於2016年,《流浪地球》的準備時間則更早。

《你好,李煥英》劇照 圖片來源:貓眼專業版

但陳宇鍵並不認為有所謂“方法論”。“都不是一種方法做出來的,有偶然性,也有正好是那年的社會情緒,有導演的幾年堅持,甚至有檔期內沒有對手的運氣。”

雖然這麼説,厚德前海通過旗下子基金實打實地投準了一眾知名導演和製片公司,如甯浩的壞猴子影業、烏爾善的長生天影業、丁晟的功到影業、陳國富的工夫影業、張一白的拾谷影業和郭帆文化傳媒等。

厚德前海與北京文化的淵源也頗深。啓信寶顯示,北京文化董事長宋歌此前曾擔任過厚德前海董事長,後於2016年5月退出。北京文化頻頻爆雷,是否會對厚德前海造成影響?此問題,厚德前海方面不予回答。

疫情讓影視行業慢下來,影視投資也是如此。“現在不是‘跑’的時候,正好利用影視寒冬把功夫練好,可能後面跑得更快。”陳宇鍵稱。

影視行業收入減少,上游資金一定更加冷靜,早期的項目預算充足,現在基金普遍減少了投資預算。

當下環境中,彷彿有隻無形的手,使得電影和電影院如履薄冰,不知何時就要撤檔、或者關門。

也正因為此,陳宇鍵認為,內容可以往“輕”了做,因為視頻已是主戰場。“現在不要加那麼大比例拍院線電影,拍短視頻、短劇都是一個方式,靠視頻很快就播出去了,裏面有很多機會。”

大成本創作意味着長週期,耗費3~5年拍攝完,播出時遇到問題,再等到7年之後上映的案例不在少數。降低風險的根本辦法便是:“縮短創作和回收週期。”

無論從資金規模還是創作體量,陳宇鍵都認為比前幾年小才是好事。“很多內容不應該在院線,應該在短片、短視頻上,後者適合小步快走地糾錯。”正如房地產不適合造太多摩天大樓,影視行業也需要有合理的投入產出。

對造“摩天大樓”般的商業鉅製,上游資金已經變得謹慎。如果跳出票房的衡量因素,例如藝術影片,陳宇鍵直言依舊可以做,也一直有人投。

把目光投向未來,陳宇鍵看好科幻,從投資角度而言,變現路徑更多元。“跳出大家常見的宮鬥、家鬥,科幻的視野更大,可以想象的東西也多,可以變成電影、動漫甚至遊戲。”

金庸以一支筆創作了中國人的武俠世界,劉慈欣用他的腦洞畫出科幻世界的大篇幅,其中的價值早超越了票房。陳宇鍵認為,有劃時代的顛覆性作品出來更重要。

《流浪地球》劇照 圖片來源:貓眼專業版

不過,除了《流浪地球》,科幻項目中可證明自己的團隊不多,厚德前海將做大量的投入和準備。“除了大家已知的導演,我們還有比現在多兩三倍的導演儲備,不過他們在用短片練手。導演都在我們的體系中,研發體系和創作體系。”

陳宇鍵時常幻想,喬布斯、馬斯克如果拍電影,會拍成什麼樣。但另一方面,中國電影人也很優秀了。“我們把自己的跨界做好,能超越和顛覆很多老外的認知,只不過我們還在嘗試中。”

陳宇鍵堅信,行業需要與科技、消費跨界,除了練好自身外,與更大行業的優秀團隊結合,才有前途。“我不覺得這行業自己跟自己鬥,能有特別大的變化。”

做精神消費的“沃爾瑪”

厚德前海投資涉獵廣泛,涉及行業多個階段和領域,如影視內容、文化+科技、旅遊體育、IP衍生等方面。劃分為區域,則是內容+場景+消費。

用陳宇鍵的話説,厚德前海的大戰略是做“精神IP的矩陣”,然後不斷互相結合。“我們有物質消費的沃爾瑪,肯定也會有一個內容消費的沃爾瑪,我們做‘精神產品的超市’。”

大環境不夠理想,大家的現金流收緊。人可以一年不看電影,但一天要吃三頓飯。“沒有不開張的油鹽店,消費是剛需高頻。”陳宇鍵稱,民營企業解決現金流,關注消費項目已成為當下回報快且不得不做的事情。

消費市場近兩年走俏,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而進行到差異化競爭後,內容需求將繼續浮出水面。

電影院也到了轉型的時刻,面對效益不好的影院不斷關門,陳宇鍵不認為這是不好的消息。“院線集中度應該更高一些才是優勢,它回報期和集約性更好。”

但陳宇鍵也相信,中國電影未來會更好,只是存在的形式會變化。“電影院少開些不是壞事,過量了就分流了,都説回報低,是因為爛片、地段不好或者不專業的人太多。”

劇本殺或許是近期的探索之一,陳宇鍵更願意將其理解為“沉浸式消費”。“環球樂園是沉浸式消費,劇本殺和電影是小單元的封閉式樂園,遊戲更小,未來會有多種場景,不指望靠一個院線。”

當電影內容減少,電影院轉成沉浸式商業可能是好方向。“電影變成不一樣的樣子才好。轉型的需求沒有變,只是大家的需求不在電影上了,這個廳開劇本殺,那個廳做遊戲廳,還有廳做音樂廳,差不多就是多元的娛樂空間。”

想象這樣一個場景,陳宇鍵感到滿意:“電影給你帶來愉快、喜悦、好體驗就夠了。你帶着人一起社交,彼此得到了解,大家還願意多來就好了,它的形式適合當下。”這也是“精神消費”的具體想象。

圖片來源:厚德前海官方微信

總結而言,厚德前海仍在探索中,有得有失,只是陳宇鍵堅持“科技”是方向,科技也給了內容更多表現形式。

陳宇鍵相信,VR會成為一個很大的產業,技術、芯片、雲端、邊緣計算等都在升級。“從內容往技術上的演進,這條線我們都在做。”

曾經沒有智能手機的時候,人們覺得有短信就夠用了。智能手機出現後,市場急速擴大。技術創新沒有終點,摺疊手機之後,接下去的表現形式在哪,陳宇鍵也想尋找。“沒有一個東西是終極產品,電影后面會有AR增強現實技術、智能眼鏡還是聲控?我不知道,肯定會有。我們需求多,機會多,人才集中,會以想不到的方式出現。”

“真得為行業做點實際動作,在天冷的時候還在攀登,還在植樹的是少數人,但我覺得這少數人能走出來。”陳宇鍵説。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北影節 厚德前海 流浪地球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