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深度

四方集運查詢香港 > 深度 > 正文

十年性別比變化,哪些超、特大城市在下降?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9-25 00:11:07

《求是》雜誌公佈了21座超、特大城市常住人口的性別結構,其中,性別比(以女性為100,男性對女性的比例)排名前五的城市中,廣東省佔據4席,分別是東莞、深圳、佛山、廣州,僅瀋陽、大連兩座東北城市性別比低於100,即女性人數多於男性。結合此次數據,對比過去十年間不同城市的性別結構變化,看看哪些城市在上升,哪些城市下降,差異因何形成?對地方發展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每經記者 楊棄非    每經編輯 楊歡

640.thumb_head

圖片來源:攝圖網

人口作為經濟和產業發展的晴雨表,對於一個地區的發展起着關鍵性的作用。

近日,由國家統計局提供的《經濟社會發展統計圖表: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超大、特大城市人口基本情況》,在2021年第18期《求是》雜誌上公佈。

處在人口金字塔尖,這些城市人口數量仍在加速膨脹。從城區人口的角度來看,成都的加入,令超大城市的數量增加至7座,而特大城市則從10座迅速擴張至14座。

備註: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説明,圖表中的城區人口指城區常住人口。而城區是指在市轄區和不設區的市,區、市政府駐地的實際建設連接到的居民委員會所轄區域和其他區域,不包括鎮區和鄉村

同時公佈的還有21座城市常住人口的性別結構,其中,性別比(以女性為100,男性對女性的比例)排名前五的城市中,廣東省佔據4席,分別是東莞、深圳、佛山、廣州,僅瀋陽、大連兩座東北城市性別比低於100,即女性人數多於男性。

回顧當下有關人口紅利的討論,主要關注的是人口年齡結構變化及其影響,無論是老年人口還是勞動年齡人口,多以數量和年齡結構表述,鮮有基於性別的分析。

結合此次數據,對比過去十年間不同城市的性別結構變化,看看哪些城市在上升,哪些城市下降,差異因何形成?對地方發展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十年變化

圖片來源:攝圖網

10年一次的中國人口“摸家底”,從21個城市的性別比變化看,2010年性別比最高的5個城市分別是深圳、東莞、佛山、天津、廣州。

而到了2020年性別比位居前五的城市中,東莞前進一位,深圳以7.63的差距位居第二,佛山原位不動,廣州上升一位,杭州入圍第五。

作為性別比最高的城市,2020年東莞全市常住人口中,男性人口為591.71萬人,佔56.53%;女性人口為454.95萬人,佔43.47%。總人口性別比由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的117.81上升為2020年的130.06。

東莞1953年-2020年性別比變化 圖片來源:東莞市統計局

十年來,有12個城市性別比下降,其中下降最多的5個城市分別是天津、哈爾濱、南京、瀋陽以及大連。從數據上看,2010年排名第4的天津,2020年下降了4個位次,在此次超、特大城市性別比排名中位列第8。

如果將觀察單位放大到各省,也能得出類似結論。同樣以“七普”數據為指標,省內超、特大城市性別比靠前的廣東、浙江、上海等,省份性別比排名同樣較為靠前;而城市性別比靠後的東北省份以及四川、重慶等西部省份,也處於類似的靠後位置。

反過來,性別比例更為均衡、甚至女多男少的城市,大都位於西部和東北。其中,重慶、成都性別比接近100。大連、瀋陽、哈爾濱三座東北城市包攬了2020年性別比最低的三位,成為女性佔比最多的城市。

差異原因

圖片來源:攝圖網

一種較為普遍的觀點是,性別比受人口流動變化影響,且和城市產業結構密切相關。

東莞市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領導小組辦公室曾提到,東莞常住人口性別比升高主要是受流動人口性別比偏高的影響。

東莞作為製造業名城,製造業從業人員數量龐大。從東莞市的產業經濟發展情況來看,傳統產業持續升級轉型,新興產業、高技術、先進製造業等新動能加速發展對用工需求結構產生較大影響,對男性勞動力需求量增加。

提出相同概念的還有製造業大市佛山,佛山的性別比為119.12,僅低於東莞(130.06)、深圳(122.43),排名第三。對此,佛山市統計局發佈的分析指出,佛山常住人口性別比升高主要是受外市流入人口性別比較高的影響。

從户籍人口來看,2020年佛山户籍總人口性別比為94.05,比2010年下降5.17個百分點,户籍人口性別比呈女性偏多狀態。但外市流入人口性別比則從2010年的134.66大幅提高到2020年的146.94。

作為一線城市中性別比最高的城市,深圳並非是典型的製造業大市,其性別比較高主要是由於中心區與外圍區的產業結構差異導致。

有專家指出,福田等幾個主城區以現代服務業為主,男女性別比相對均衡。但原來關外的幾個區域,以製造業為主,男性工作崗位更多。

深圳各區人口性別構成 圖片來源:深圳市統計局

製造業工廠的招工需求不僅吸引了大量男性勞動力湧入,而且還增加了這些城市的流動人口數量。根據“七普”數據,東莞、深圳、佛山三座城市的流動人口占比均超過了50%,東莞更是達到75.98%。

相比之下,省會廣州雖然流入人口規模也很大,性別比也比較高,但廣州的性別比為111.98,相對莞深佛三市還是低了不少。究其原因,與廣州第三產業佔比較高相關。有專家舉例表示,作為千年商都,廣州批發市場很多,女性崗位也會多一些。

此外,還有研究指出,性別比會隨年齡增高而逐漸下降——根據出生和死亡的規律,一般年齡小的時候男性多,到婚齡的時候男女基本平衡,然後年齡越大女性越多,因此老齡化程度比較高的城市,往往性別比比較低。

東北地區的工業化和城鎮化較早,老齡化程度較高。而在產業結構方面,東北的能源重化工業近年來面臨的下行壓力較大,這種情況下,也會導致從業人員外流。

性別紅利

圖片來源:攝圖網

早在“七普”結果公佈後,關於“人口紅利”是否消失的問題引發關注。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健曾告訴城叔,我們目前需要儘可能開發人才紅利、老年紅利和性別紅利,以新型紅利代替原有的人口結構轉變帶來的紅利。

所謂“性別紅利”是指通過對既有的女性人口勞動能力和勞動技能的利用、特別是對其潛能的充分開發,挖掘有效的人力資本,補充勞動力資源和勞動生產力,形成有利於經濟社會持續發展的資源庫。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人口與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石智雷等人在去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指出,性別紅利將成為未來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

他們在女性主義、女性經濟學和人口紅利的理論基礎上提出,從經濟發展維度來看,通過女性參與社會勞動促進各行業和各層級的性別平衡,可以有效釋放女性生產力,為經濟發展提供充足的勞動力。

圖片來源:石智雷 張婷皮美,性別紅利:理解社會經濟發展的新視角,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學報,2020年03期

早在2016年發佈的中國勞動力市場發展報告指出,在國家統計局城鎮單位就業人員情況調查表中體現的19個行業分類中,有五個行業的女性就業人員佔比超過了50%,分別為批發和零售業、金融業、教育、住宿和餐飲業以及衞生和社會工作,第三產業正在成為女性參與經濟活動的主要“陣地”。

眼下,隨着社會勞動分工的細化,大城市出現更多服務業就業崗位。從現有情況看,不同城市性別比例的表現,似乎已然受到城市間經濟分工的影響。

省會城市更傾向於承擔全省乃至一個區域內服務業中心的角色,也需要更多的女性參與其中;而一些傳統制造業功能在向周邊城市轉移的過程中,可能會同時造成男性人口的流出。

作為此次性別結構中女性佔比上升的省會城市之一,長沙已在今年1月首次提出建設女性友好型城市,並將其納入“十四五”規劃。具體措施包括長沙市政府支持“她經濟”,鼓勵有條件的用人單位實行共同育兒假等。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性別比 超大城市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